少年,給你三個願望

御幸一也 X 澤村榮純

*野球BUG請忽視

*賽程BUG請忽視

正文下收:


這是一個關於三年級沒朋友組惡整澤村的故事,結果自己反被整的故事。


「四眼混蛋你給我滾出來啊啊啊!」

果然,青道的早晨就是需要由某個笨蛋的吶喊展開。

時值清晨六點,在這季節交替之時東京的陽光尚未舒展於天際。上週艱苦的合宿訓練就是為了在夏季甲子園一展身手,對三年級來說今年的夏甲是他們問鼎甲子園的最後機會。雖然今年是青道的豐收年,但一向以東京西區最強王牌自居的成宮鳴面對云云強敵也不敢肯定自己能晉級全國何況是青道尚未成熟的投手群。

「哎呀,難得澤村這麼熱情的呼喚我呢。」御幸剛到訓練場就看到澤村的氣呼呼的臉對著自己。

「御幸一也你、你、你!」

「喂喂好歹我也是前輩吧?這樣直呼前輩的名字真的好嗎?」

「哼!」澤村看著對方那變質的微笑便想起了溫柔的克里斯前輩。

嗚嗚,克里斯前輩怎麼就這樣畢業啦,我不要跟御幸那個毒舌搭檔啊……

看著對方變化多端的表情,御幸挑高了眉問道:「所以澤村你一大早那樣大喊到底是要?如果是要我接球就免談。」

「誰丶誰要你接球,我是想跟你說昨天你說的那個……」開始支支吾吾起來,澤村轉頭看了四周確定沒有人注意自己之後雙手搭上御幸的肩,「我看到『那個』了。」

忍者笑聽澤村鉅細靡遺的描述自己如何看到「那個東西」還有那個東西長什麼樣子之類的,御幸很想知道這傢伙的腦袋迴路到底怎麼接的。

澤村看眼前的四眼不願意相信他就知道根本沒有人會相信這童話一般的情節了。

以為自己是阿拉丁遇到神燈嗎?

「御幸前輩不相信就算了!我去找倉持前輩!還有淺田,他一定會相信我這個可靠的前輩!」橙黃的貓眼瞪得大,他把臉頰吹得鼓鼓的。

五號房還真是少不了折磨啊。御幸看著那有些失落的離開背影。

結束少了澤村元氣滿滿的晨訓,大家都覺得奇怪但礙於當事人的表情實在太難以解讀於是就沒有多過問了。剛結束枯燥歷史課的倉持走到窗邊的座位前,正想問問早上的事。

「喂,澤村早上對著你喊了什麼?」

雖然知道倉持會過來問,但御幸沒有任何不好意思或是覺得抱歉,他反而一臉淡然的對著前面那位看起來非常不良的同學,「昨天我們說的那個。」

「他全信了?」倉持把向上的髮型撓得更朝天,「果然是笨案啊那傢伙。」

「吶、五號房的哥哥,請問現在要怎麼辦?你投手弟弟的腦袋可不太好呢。」他微笑著。

混帳御幸,明明就是你說要騙澤村這世界上真的有神燈精靈。

       ×× ×

「喔喔喔喔喔喔,今天手感超好的!我可以多投幾球嗎?」甩著手,澤村毫不掩飾對自己的滿意。

御幸從蹲姿改為站姿。按照表定計畫今天本來是小野和澤村搭配,但從早上開始降谷突然莫名堅持要跟小野配,所以他就被迫和澤村搭檔練習。

「哈哈,去問問你的神燈先生,他說能多投就可以。」他把球丟了回去。

澤村悶哼了幾句就放棄和對面的人討論神燈問題,他將所有注意力放在手上的白球。

微悶的空氣讓他想起去年自己站在投手丘的那份悸動。毒辣的太陽高張於天空,額邊滑下的汗水撓的讓他喘不過氣來,無法停止吞嚥這般緊張行為但心裡又要求自己要冷靜、要投得更刁鑽。九局下半、兩人出局、壘上無人、領先一分,這是晉級的極有利狀態;不料,自己失誤的觸身球以及之後不堪入目的暴投讓前進甲子園的夢全數化作齏粉。被迫換投的悔恨及自責感仍雋刻於心底。

今年一定要讓成宮鳴看到新的自己。

球脫離指尖的感覺很好,手臂甩動的軌跡也相當自然,而且這次也有先瞄準好球帶再投,應該會是個很刁鑽的內角低球!

球撞進捕手手套發出響亮的聲音,捕手沒有意外的接下這一球,「是壞球喔。」

「怎麼可能!這個偏低球路是目前球路最好的,是擦邊的內角球!」

「嗯,擦邊的內角球。內角壞球。」

啊炸毛了。

捕手大人露出一副相不相信隨便你的表情。

澤村依舊在那邊歇斯底里,他堅持著他的擦邊內角球、內角好球。

沒有理會小投手忿忿不平的情緒,御幸站在原地把護具慢慢拆下來收好。

「就練到這裡了,回去好好休息。肩膀記得放鬆,然後不要再想一些有的沒的事情。你會是我們在夏甲的重要戰力。」囑咐各種注意事項之外不忘順一下毛,御幸背對著他揮手離開。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被稱讚了!澤村傻笑著摸著後腦杓,突然其來的表揚讓他身邊散滿了粉色小花,一時忘記對方未經自己同意擅自結束了訓練,「啊哈哈哈,青道沒有我果然不行啊哈哈!」

心中燃起了對比賽的渴望,他準備在這個賽季大展身手讓大家知道雖然隊裡有降谷這個怪物一般的存是他澤村榮純也是個不斷向前進步的男人。

絕對絕對絕對會拿到ACE的!

「好,今天也來特別訓練!要讓御幸看看我進化後的卡特球。」

他自牛棚離開後逕自進入室內練習場,從倉庫中陳列的各式器材中找到擊球網便開始自主練習。球不斷從球箱被取出,擊球網周圍散落了數十顆棒球。汗漬將澤村衣服後背染成大面積的深色。沉浸於實現雄心壯志的氛圍中,他沒有聽到練習場周圍的聲響。

「喂喂一一」

沒聽到。

「喂喂,叫你啊。」

空間裡單純的只有球撞擊網子而後墜落地面以及衣物摩擦的聲音,聽聞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人聲,他轉頭看著空曠的場地,「咦咦咦咦咦咦咦,誰在那邊?小春嗎?」

「我是神燈。」聲音從二樓看台牆上的揚聲器發出來。

一個不屬於隊上任何人的聲音一一類似機械音卻又有著圓滑的語調。

澤村覺得自己從來沒有聽過這個聲音,揚聲器裡傳來的回答讓他愣了幾秒,「神燈?真的是神燈嗎?等丶等我一下,我去叫御幸前輩還有倉持前輩過來。」

這反應讓神燈也愣了幾秒。這是一般人的正常反應嗎?不是吧。一般來說不是半信半疑再大膽假設小心求證嗎?

這樣一個坦然還想找別人來圍觀的反應到底……?

「咳咳。少年,只有你可以聽得到我的聲音。」清了清嗓,它開口道:「能相見就是有緣,何況昨天你還看到我的本體。這樣吧!我給你三個願望。」

「這是騙人的吧。」一向蠢到沒藥救,號稱青道有史以來最蠢投手的澤村榮純竟然反常的開始懷疑別人,「倉持前輩跟我說要摩擦神燈才會出現神燈精靈,我昨天沒有摩擦神燈啊。」

「澤村榮純,赤城中學畢業,不喜歡吃納豆,熟悉的球種只有直球其他都投的亂七八糟的。」

「哇啊,不要講了,我明明還有其他球種啊。」

 

晚上九點半,棒球社的晚間訓練大多結束,社員零零散散的回到青心寮,練習場只剩下澤村一個人。

倉持坐在教學大樓的播音室裡面,隔壁的御幸衝著他微笑。

「不要對我噁心的笑。」

「原來你說的方法是這個。」假裝成神燈精靈完成澤村的三個願望然後趕快消滅他對神燈的好奇心,這樣才不會影響投球的心情,像晚上那個離譜的肩膀姿勢就是被影響最好的證明。

「不然你有更好的辦法嗎?隊長大人。」

擅長在嘴上使絆的御幸在倉持這邊總能被殺的措手不及。

「麥克風給你,澤村要說願望了。你來回應他,注意你的語氣不要露餡了。」

       ×× ×

澤村盤腿坐在球箱上,他有點想知道這個「神燈」要幹嘛。

「少年,許三個願望吧。」

咧著嘴笑,他發覺不論自己再怎麼糾結也沒有辦法解釋這種不科學的事情,「既然你這麼想送我願望那我就接受吧,神燈精靈謝啦。」

御幸擋著倉持想要沖出去使用關節技的衝動,不然倉持早就去發揮自己的不良本色。

「精靈,我要說囉。第一個願望,我希望可以學會更多的球種讓自己變成ACE。」澤村腦中晃過的畫面是自己進青道第一天就向片岡教練誇下海口一定回成為青道的王牌。

欸?我以為會是希望以後食堂沒有納豆這種小事,原來澤村的腦袋也會思考啊。御幸意味深長的推了眼鏡,他得想想要怎麼回應。

雖然說澤村離真正的ACE還有很多需要進步的地方,但不可否認的是他的投球很有自己的風格,二縫線速球、零縫線球、指叉變速球、曲度很詭異的變化曲球,這些都是其他投手學不來的。說真的,以捕手的身分來說能跟著這樣有趣的投手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少年,投球嘛……還是需要練習的,這樣總有一天能成為王牌的。精靈也沒辦法讓人突飛猛進呢,再說你比較喜歡跟小輪胎一起成長吧,嗯?我相信你會成為王牌的。」只是不保證是在高中時期,未來二十年總有可能嘛。

練習室的白熾燈管散發出的螢白光落在澤村疑滯的褐色瞳孔上,長形的光影在某個瞬間轉換為躍動的金黃,被激勵的他眼底閃著光。精靈說的太對了!我怎麼可以要求別人讓自己變強呢!我要自己打敗對手才行啊啊啊,畢竟澤村榮純是個說到做到、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他繼續思考自己有什麼除了棒球以外的願望,想了很久什麼也沒有想出來,於是他對著揚聲器喊著:「精靈精靈,我只剩一個願望了!最後一個就不用了。」

哦?播音室的兩人互看了一眼。

 

「說吧,最後一個願望。」

澤村狠狠吸了一大口空氣,眼神定在手中的白球,裡面有著不容忽視的認真,「請你一定要保佑今年的青道能夠進入甲子園。只要保佑就好,就像剛剛說的勝利還是要靠自己得來比較好,所以精靈你只要保佑就好了,保佑喔、保佑。」

對此,神燈精靈沉默了。

倉持很不良的雙手環胸、眼角瞄著御幸,不動聲色的觀察著氣氛的轉變與否,因為這個話題通常會讓身為隊長的他備感壓力。

電流通過播音台發出輕微的滋滋聲充斥在播音室裡面,壓力就像打翻的水一般蔓延四周。所謂期望越大失望越大,青道已有多年未擠身全國賽,光是要在東京西區這個強敵遍佈的地區拿到代表權就讓他們吃足了苦頭,去年只差一步的遺憾更讓人覺得今年的他們可以成功,更何況隊長的別稱可特別了一一青道的救世主。

當所有人都覺得你可以,可是你卻滿滿的不確定,隊伍整合亂成一團、投手陣的不成熟導致比賽全靠防守罩著;明明你已經夠努力的在解決這些問題,但事情永遠不會因為這樣就結束。

隊長兼四棒兼捕手的御幸肩上的責任及壓力比任何一個人都重。

這是青道所有人明瞭的。所以大家都想拿出最好的表現去回應。

注意到御幸交握的雙手後,倉持上前拍了他的肩膀,以一副標準狗血電視劇男二的口吻說著:「隊長還不去告訴他我們不只會進入甲子園還會拿到優勝嗎?」可惡,自己耍什麼帥啊,「慢了小心我的拿你來練關節技啊。」

御幸奔出播音室前向對方做出了道謝的手勢。

鋒頭都被你搶去了……混帳!倉持嘆了口氣關掉對練習場的麥克風。

氣喘吁吁的跑到練習場門口,這樣的跑速根本不及賽場上的速度,但御幸覺得比在場上跑還要累上許多。把幾乎歪掉的眼鏡扶正,他出聲喚了在球箱上傻傻等精靈回應的人。

「欸?御幸前輩?我、我沒有||」本來坐著等精靈答應的澤村看到突然出現在門邊的人嚇了一跳,直覺對方就是來責備自己的,「我沒有過度練……」

 

「青道18號選手澤村榮純,隊長御幸一也在這裡告訴你,我們一定會進甲子園!帶著哲前輩、亮前輩他們的努力。」他忘記自己是不是用帥到破表的氣勢說這句話,他只記得自己是青道的隊長、澤村現在的捕手。

 

 

一定一定會帶你們進甲子園。


上一篇
评论
热度(28)
©問渠 | Powered by LOFTER